2017年6月2日 星期五

神力女超人─遭逢逆流仍掙扎向前的扁舟

撰文:桑妮


在Wonder Woman中,我最喜歡的畫面構圖其實不是她首當其衝登梯步出戰壕泥淖,而是大戰結束後,在螢幕上的淡出效果中慢慢消融於俗民世界的她,於人群中仰天遙望。如果能把旁白稍微前挪,讓電影結束在這一刻,不知該有多美好?因為在那一刻,聖女行走於凡人之間的主題真正脫離了Wonder Woman的肉身、抽象化,與電影強調的正面精神合而為一,讓觀眾相信即使這世道再怎麼烏煙瘴氣,善念常存依然可以讓人在世界中擁有屬於自己的位置。

Wonder Woman最大的成就,恐怕是在當前什麼都要浸染一抹灰色和陰影的時代,還可以把所有你能想到的正義口號和動作姿勢表現地如此理所當然。我一向覺得崇高的情操很多時候與電影的好惡無關,但能做到同時承載這麼多過時(或者說老派?)的信念與羅曼蒂克,卻又不讓電影顯得愚蠢或笨重,證明了導演Patty Jenkins言行合一,是個貨真價實的多納版超人粉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