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日 星期五

神力女超人─遭逢逆流仍掙扎向前的扁舟

撰文:桑妮


在Wonder Woman中,我最喜歡的畫面構圖其實不是她首當其衝登梯步出戰壕泥淖,而是大戰結束後,在螢幕上的淡出效果中慢慢消融於俗民世界的她,於人群中仰天遙望。如果能把旁白稍微前挪,讓電影結束在這一刻,不知該有多美好?因為在那一刻,聖女行走於凡人之間的主題真正脫離了Wonder Woman的肉身、抽象化,與電影強調的正面精神合而為一,讓觀眾相信即使這世道再怎麼烏煙瘴氣,善念常存依然可以讓人在世界中擁有屬於自己的位置。

Wonder Woman最大的成就,恐怕是在當前什麼都要浸染一抹灰色和陰影的時代,還可以把所有你能想到的正義口號和動作姿勢表現地如此理所當然。我一向覺得崇高的情操很多時候與電影的好惡無關,但能做到同時承載這麼多過時(或者說老派?)的信念與羅曼蒂克,卻又不讓電影顯得愚蠢或笨重,證明了導演Patty Jenkins言行合一,是個貨真價實的多納版超人粉絲。

2017年5月30日 星期二

老狼羅根漫畫版介紹與心得


前言

金鋼狼的系列電影終於在今年的最終章<羅根>畫下了句點。雖然金鋼狼獨立電影的前兩集實在不合筆者胃口,然而<羅根>卻是例外,打從宣佈開拍起就萬分期待,原因無非是這部電影將會以<Wolverine: Oldman Logan>為基礎改編而成。

該作品由知名編劇Mark Millar操刀,Steve McNiven繪製,從2008年開始連載,到2009年九月完結,總集數八集的作品。該作品發生的宇宙編號是807128,是與主線故事的宇宙不同的平行世界。僅管電影的改編只是參考原作,然而劇中呈獻出羅根的遲暮與孤寂感,都與原作漫畫中的吸引筆者的氛圍有相當的相似之處,因此想在這裡撰文推廣分享。



2017年5月28日 星期日

《星際異攻隊2》觀後感 by F.E.Ws編輯群


  相信F.E.Ws的讀者們應該都已經看了Q.N.對《星際異攻隊2》(Guardians of the Galaxy Vol. 2)的深度心得《星際異攻隊2》-水手之子的歸處不在大海,不過其它小編們也有話要說呢!以下就是我們的簡短心得,有劇透,請注意




2017年5月18日 星期四

英雄囧片王之神力女超人大戰納粹黨

英雄看囧片,囧片造英雄,歡迎收看少述派全新單元:英雄囧片王!

今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終戰九十九週年,同時也是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首度正式登上大螢幕的一年。為了迎接這個歷史性時刻的到來,英雄囧片王首發將推出神力女超人:電視電影版,讓各位一睹時代變遷造就的滄海桑田。


2017年5月11日 星期四

美漫報導:2017年的恩斯納獎簡覽

                                                                                                                                                                  撰文:桑妮


美國漫畫年度盛事之一的恩斯納獎(Eisner Award;名字是為了向漫畫大師Will Eisner致意)在5/2號當天公布了2017年的入圍名單。這個獎項經常被戲稱為漫畫版本的奧斯卡,說明了恩斯納獎對於歐美圖文創作者的重要性。美國漫畫創作的分工性質與客群的多元性也反映在恩斯納獎項類別的繁多上;除了針對不同類別的出版品授獎外,編劇、上色師、鉛筆稿、填字、墨印等等都有各自的授獎單元。讀者可能會困惑為什麼DC和Marvel這兩家歐美大廠的出版品獲得提名的比例沒有他們想像中高,但無須為此感到意外,因為美國漫畫龐大的市場、悠久的歷史其實早已足夠支持各式各樣的出版品;而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漫畫銷量從來不是看待作品價值的唯一指標。

cci2017_eisnerawards_logo

2017年5月6日 星期六

「大聲公」與他的火箭浣熊—比爾˙曼特羅的故事

比爾ˊ曼特羅與他的作品。
1992年7月17日,41歲的比爾˙曼特羅(Bill Mantlo)提前結束了一天的工作,準備回到他那位於晨邊公園(Morningside Park)附近的住所享受美好的週末時光。對熱愛運動的比爾而言,這段離家約3哩的路程是日常生活中再熟悉不過的一部分,他換上每日代步的直排輪鞋,開始自在地穿越紐約布魯克林區的大街小巷。

就在離家約四個街區的路口,意外發生了。一輛突然自轉角處出現的汽車撞上了比爾,使得他的頭部左側受到擋風玻璃的重擊、頭部右側更是在翻滾的過程中直擊地面。這台肇事車輛旋即駛離了現場,駕駛時至今日仍未被尋獲。

不幸的是,比爾平時通勤時並沒有配戴安全帽的習慣,這項疏失導致他的腦部受到了頭蓋骨內側的劇烈擠壓,除了令他陷入長達兩個星期的昏迷狀態,也讓他的身體—尤其是四肢—在往後的日子裡再也無法精確地處理大腦發出的電子訊號。隨著腦部嚴重受創帶來各種不易治癒的後遺症,比爾˙曼特羅原本精彩的人生也變得黯淡無光。

比爾˙曼特羅是何許人也?也許你對這個名字感到十分陌生,但你可能讀過他為Marvel出版社編寫的漫畫、聽過他筆下的漫畫角色,更可能在電影等媒體上看到他筆下的孩子被其他創作者賦予寫實的生命。他與艾德˙漢尼根(Ed Hannigan)在1982年共同創造的「斗篷與匕首(Cloak & Dagger)」已名列Marvel的電視劇改編計畫之一,預計2018年於Freeform電視台上檔;在電影《星際異攻隊》(Guardians of the Galaxy)裡,那隻可愛又暴躁的小野獸則是源自他與凱斯˙吉芬(Keith Giffen)在1976年的原創構想。

是的,火箭浣熊(Rocket Raccoon)也是比爾˙曼特羅所創造的漫畫角色之一,而這名角色在大銀幕上的命運多次牽動了比爾的未來。

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星際異攻隊2》-水手之子的歸處不在大海

《星際異攻隊2》海報。
2014年的《星際異攻隊》(Guardians of the Galaxy)一直是我最喜歡的一部電影作品。在本片上映之前,我曾為了爭取它的片名改譯費盡心力、歷經挫折;當它上映之後,我則像失心瘋一樣前後進了5次電影院,多次在人生低潮中透過它得到了繼續前進的力量。這是一種難以說明、非常個人的觀影經驗,但它就是這麼一部在對的時間點闖進生命、對我而言無可取代的一部電影。

作為一位對Marvel漫畫宇宙線只有一知半解的讀者,還記得當年官方宣佈《星際異攻隊》的拍攝計畫時,我在電腦螢幕前瞪大了眼睛-要知道,即便在那個《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大獲成功、全世界都等著看「第二階段」的2012年,讓一隻嘴賤的浣熊和一棵只會說三個字的樹登上大銀幕都是個聽起來詭異至極的構想,也因此當Marvel Studios找上本片導演詹姆斯˙岡恩(James Gunn)時,這位以邪典電影起家的怪才也作出了和大多數人相去不遠的第一反應。但後來的結果我們都知道了:詹姆斯用苦中作樂的喜劇與復古流行文化包裝起一齣齣失敗者的人生悲劇,為這群最邊緣、最詭異的角色賦予最深刻的愛,「星爵」彼得˙奎爾(Star-Lord, Peter Quill)、葛摩菈(Gamora)、德雷克斯(Drax)、火箭(Rocket)與格魯特(Groot)自此成了家喻戶曉的英雄人物,那卷收錄各大金曲的「勁爆舞曲大帝國 第一輯(Awesome Mix Vol.1)」也一度登上年度的銷售排行榜冠軍。

在第一集的光環加持下,《星際異攻隊2》(Guardians of the Galaxy Vol.2)打從製作初期就受到了相當大的關注,詹姆斯·岡恩也不愧是最擅長與粉絲交心的電影創作者之一,近3年來不斷在社群媒體上分享續集的製作進度與幕後花絮,粉絲期待感提升的同時,心裡的擔憂自然也隨著上映日逼近而一天天增長。幸好,《星際異攻隊2》並不是那種急著壓榨前作、本質上卻欲振乏力的續集,它在強化首集優點的同時補充了上回礙於片長無法詳細交代的元素,也讓每位主要角色都有發揮的舞台與屬於自己的故事線,關鍵時刻更是一再爆發出令人眼淚潰堤的情緒張力,以一部聚集7名前作角色、甚至還加入了2名新角色的團隊電影續集來說,這種成就實在難能可貴。